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四十五章 晚上来的不速之客
夜间

第四十五章 晚上来的不速之客


  小半个时辰后。

  一一收回穴位的针灸,萧寒月呼出一口浊气,重新将褪到手臂上的衣裳穿戴好。

  她用的是和治疗安乐郡主一样的法子。

  果然,体内的郁结经脉开始被缓缓疏通,加上琴音端过来的那副药,残留的寒体散也差不多是清了七八成。

  用不了半个月她就能重新修习鬼面医仙一代世代传承的功法——天医真经。

  没想到惠贤体内八脉郁结,从小身子就弱,竟然是这个原因......这样说来,在西楚,在惠贤的记忆中那些画面,一定还有别的隐情。

  可她现在在天幽,西楚的账就先放放吧。

  萧寒月身子很虚弱,可是一直到深夜都没有入睡,而是手执书卷坐在桌前。

  一张一张地翻看着。

  宁静的夜晚,除了指尖翻阅纸张的声音,就只剩下了风声。

  也许是看闷了,萧寒月起身走到窗户前,探出脑袋望了眼月亮的高度。

  “三更天了。”

  萧寒月指尖覆上太阳穴,轻轻揉了揉,“也是真够有毅力的。”

  说完,她朝窗外喊道,“如果是来找我有事的话,劝你赶紧出来把要讲的讲了,不然等我上床睡觉你要讲给谁听?”

  话音刚落,漆黑的雪雁苑外貌似是有个影子晃过。

  “公主?”琴音在房间的喊叫响起。

  差点忘记这丫头也在。

  萧寒月扶额,“没事,你继续睡吧。”

  琴音在房中纳闷,萧寒月先前让她扎针,她现在慌的有些睡不着觉,可是听公主的声音虽然虚弱但精神气极佳,她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去,没了声响。

  “行了,出来吧。”萧寒月淡淡地道。

  房门被迅疾地推开。

  一个男人毫不客气地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她房中的凳子上。

  萧寒月上下打量着这个人,肤如凝脂,白皙俊逸。

  不对,白皙秀丽。

  秀丽?

  萧寒月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可这个男人实在是长相过于清雅了!

  “你早就知道我在你院子里了?”君子昀饶有趣味地道。

  “不知道。”萧寒月关上窗户,淡笑道,“我没有内力如何能知道?”

  君子昀‘哦?’了一声,挑了挑眉,“那你怎么发现我的?”

  “猜到的。”萧寒月无所谓地道,说着,她唇角扬起一丝弧度,“因为我后来想了想,好像皇榜这么重要的东西,不会这么轻易,准确说不会这么无缘无故地砸到我脑袋上。”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这个人是故意把皇榜送给她的。

  可萧寒月一直是不解,一万两黄金拱手让人,意欲为何?

  既然揭了皇榜,就说明他是觊觎那黄金的!

  不过后来她想了一下午,总算是想出了点眉目。

  就是他这个真的揭了皇榜的人,根本就不会医术也不懂医术!

  他要是真拿皇榜去皇宫,对治安乐的病一点底都没有,只能把皇榜给扔了出来。

  那么问题又来了,他要是对医术根本不通,为什么还要去揭皇榜?

  除非脑子抽了!

  但他的脑子要是真的抽了,为什么揭了皇榜,正好给了她这个有能力去医治的人呢?

  “洛阳别去,红颜赠与他人......”萧寒月笑容绽开,“我想问问,这位娇娇小姐,究竟是何方人士?”

  回过神来,她懂了,怕是整个九州大陆都没有这号人吧!

  “此红颜非彼‘红颜’。”君子昀笑了笑,“皇榜对我来说就是红颜。”

  萧寒月嘴角扯了扯,“那后半句呢?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若待他日重逢,良辰美景,共品清酒半盏......

  怎么听怎么像是风月情事。

  “意思就是,我把皇榜给你,但是迟早我是要来讨的。”君子昀翘了个二郎腿,跟个大爷似的道,“那一万两黄金有你一半,但皇榜是我的,所以我也要一半!”

  萧寒月面色一黑,直接就撇过头去下了逐客令,“你滚吧,想跟老娘抢黄金?”

  安乐小郡主可是她治的,她费心费力,这人什么都没干就想来敲诈?

  痴人说梦!

  “哎......”君子昀一看萧寒月是真怒了,立即干笑道,“要是没有皇榜,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拿不到那一万两不是?”

  “你不过就是看我的婢女去了城门口,料定会有人来揭而已。”萧寒月冷冷地道,“等我去揭的时候你先一步揭走,然后再把皇榜送给我,好有借口来找我平分黄金。”

  “为了这钱,你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君子昀再度干笑,他这不是......没办法吗。

  要不然他何故干这种卑鄙无耻下流的事情......

  “这样吧,六四分。”

  “三七都不行!”萧寒月哼道。

  “那就算我问你借的!”君子昀咬牙道,“我问你借四千两!等有了我有了银子绝对还给你。”

  闻言,萧寒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灿烂一笑,“借?成啊!”

  “真的?”君子昀一愣。

  这女人怎么突然意外的好说话。

  “将你腰间的玉佩押给我。”萧寒月道。

  “泼妇!”君子昀连忙捂住腰间的流苏佩,“想都不要想!”

  他的玉佩可是价值万金,要是他舍得,还至于在这跟个女人这么多废话吗?

  “我又不是真看中你的玉佩了。”萧寒月翻了个白眼,“我借你四千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你将玉佩压在这里,还钱的时候一手交银子一手交玉佩就是了。”

  闻言,君子昀眸光闪过一丝犹豫。

  “安乐郡主身体还没好全,我可以告诉你,当今世上,现在只有我能治安乐。”萧寒月微微浅笑,笑的极致温柔,“所以那一万两黄金只能是我的,正逢现在我也急着用钱,趁现在还能给你匀个四千两,你再不好好把握......过了这村就再没有这店了!”

  听了萧寒月的话,君子昀一咬牙,一狠心,从腰间扯了玉佩扔给她。

  萧寒月有些手忙脚乱地接住,瞪眼道,“我没有内力武功,你也不怕我接不到?”

  “我......我忘了。”君子昀轻咳道。

  给气糊涂了。

  “昀?”萧寒月视线撇过那枚玉佩,瞧见上面精雕玉镯刻出的一个字,对他挑了挑眉。

  “君子昀。”男人瘪嘴道。

  “哦?”萧寒月忽然似笑非笑地道,“你是君夜城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