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四十七章 惑起,明路
夜间

第四十七章 惑起,明路


  君子昀疑惑地接过纸,仔细看了看,抽着嘴角道,“我去,圣兰竹,你找它干嘛?用来自杀?”

  “少废话,让你找你找就行了。”萧寒月淡淡地道。

  要想修习天医真经,必须得服用一株圣兰竹。

  这种药草似竹非竹,当然了,要是没有功法调理,那是剧毒。

  君子昀把纸张塞进怀里,翻白眼地道,“算了,你要死我也不拦着你。”

  她死了,还有两件事情就作废了。

  怎么算怎么都是他赚。

  “四千两黄金我三日后来取,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草药。”君子昀覆手走向门外。

  圣竹兰稀有不易寻,可对他这君夜城副城主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我有点好奇,你君夜城差钱?”萧寒月满脸天真地眨了眨眼睛,“不会是你和君子夜吵架,他断了你的财道吧?”

  君子昀一只脚还没踏出门槛,突然一个踉跄,回头有些咬牙切齿地瞪着萧寒月。

  “我猜中了?”萧寒月不好意思地笑道。

  “别跟我提君子夜!”君子昀低低怒道,说罢,他突然有些复杂地看了萧寒月一眼,“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好好替安乐治疗,尽可能不要让她留下什么后遗症。”

  紧接着,君子昀整个人身形一闪,就消失了踪影。

  君子昀......认得安乐?

  而且听这语气,似乎还是关系匪浅啊。

  萧寒月惊诧,君夜城不是在西楚吗?什么时候连天幽皇室都开始接触了?

  安乐郡主从小长在皇宫,这君子昀又是如何和她相识的。

  ——

  三日后。

  天幽皇帝知道皇榜被揭,安乐郡主起死回生,天生的孱弱都被治好,龙颜大悦,除了约定好的一万两黄金外,还大赏那位民间的大夫寒萧,要将他召进太医院。

  然而那位寒萧大夫却拒绝了,可赏赐却是无一例外,全部照收!

  众臣和众太医疑惑。

  大家都知道这些赏赐全是名义上的,再多的银钱也总有用完的时候,可皇上亲自召这位大夫进太医院,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啊!

  就连天幽医术威震四方的孙太医都没有这种殊荣,这位寒萧大夫要是接下,前途不可限量!

  可是......他拒绝了万岁爷?

  “你拒绝我父皇,不心疼吗?”宁涟站在宫门口不远处笑看着眼前面色枯黄,沾着胡子的‘寒萧’,问道。

  萧寒月一边清点着盒子里的一万两黄金银票,一边无所谓地道,“有什么好心疼的,虚名而已。”

  三天的功夫,萧寒月每日白天来给安乐郡主治疗,一到晚上就让琴音辅佐着给自己施针。

  到今天,萧寒月和安乐体内的经脉几乎是同一时间被疏通的。

  安乐郡主秦宣仪在两日前就已经醒来,甚至可以活蹦乱跳的下床了。

  萧寒月则是今日面见了天幽皇帝,领了赏。

  宁涟‘哦?’了一声,似笑非笑地道,“本太子好像记得,那日在马车里......你说过想要飞黄腾达?连我父皇都拒绝了还怎么飞黄腾达?或者说......”

  他一双眸子碎了光出来,“还是想让本太子替你在西楚公主面前引荐引荐?你想回故土飞黄腾达?”

  萧寒月点银票的动作忽然一顿,轻咳道,“那日我也说过再如何都不会去求一个女人!”

  “行吧。”宁涟无奈地摊了摊手,尔后瞳仁深处有一丝光一闪而逝,低笑道,“我发现,你和一个人很像。”

  “谁?”这一下,萧寒月是当真提起了兴趣来。

  “宁夜。”

  萧寒月面色笃然一沉,被涂抹成枯黄的脸更黄了。

  她怎么就跟宁夜像了?

  “你让我很看不透,他也是。”宁涟原本温和的笑意变了色。

  是的,他居然有一天会看不透第二个人,除了宁夜以外,眼前的‘寒萧’......

  不论是什么时候见,都是如此。

  “在寻常人眼中,宁夜虽得父皇宠爱,可他愚昧无知,毫无攻击力。”宁涟道,“在我的看来,他却是时时刻刻充满危险。”

  此话一出,萧寒月倒是赞同地点了点头,对于宁夜,她也这么看。

  这无意的小动作,宁涟尽收眼中,叹气道,“这也是我跟他关系不好的原因。”

  萧寒月恍惚间怔愣了下,朝宁涟一笑,“银票我点好了,希望太子殿下能够让人替我送到帝京的无垠药坊。”

  说罢,她便是转身头也不回的出了宫门。

  她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今日若非宁涟的提醒,她还忘记......天幽京中还有这么一颗棋子可以用。

  这么危险的一个人,为何在天幽名声会这么差?

  无非就是......伪装!

  而她,亦是!

  萧寒月绝对相信,宁夜这个人要是心狠起来,手段绝对能让任何人都想象不到。

  要是能想办法让自己和宁夜绑在一起......

  如果真的注定逃不出天幽帝京了,那么宁夜会是比宁安更好的选择。

  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得先试试他。

  罗青显现在宁涟身旁,皱眉道,“要属下说,若是想让人去掣肘夜王,换个女人也一样,主子为何偏偏选她?”

  他也是后来去宁涟的房间才知道,这寒萧是个易容的女人。

  只是主子既然看透了,又是什么样子的心思呢?

  “不,不一样。”宁涟摇头,勾唇道,“宁夜对她不一样,本太子能感受的到,所以只有她能达到本太子想要的效果。”

  “可......主子,你对那女人似也有不同。”罗青犹豫道,“主子难得对一个女人上心,尽管她是燕王的妃子,可天下人都知道惠贤公主与燕王还并无夫妻之实,主子为何不......”

  “住口!”还未等罗青把话说完,宁涟就低喝住,他眉目忽然一片冰冷,“父皇年事已高,我自幼就知晓权力大过天,便绝对不会让宁夜有机可乘!一个女人若是能换我天幽锦绣江山,这笔买卖实在是太过划算了!”

  “还有,我说过,你不要再揣测我的心思。”宁涟看了罗青一眼,淡淡地道,“我喜不喜欢那女人,难道我自己会不知吗?我既然将她推给宁夜,就不会后悔。”

  若有一日后悔了......那就后悔吧。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