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四十八章 挂名坊主
夜间

第四十八章 挂名坊主


  天幽京城最大的无垠药坊,无数珍宝被搬了进去。

  萧寒月卸了易容,双手怀抱在胸前,坐在一个桌子上,扫视着无垠药坊的几个伙计和掌门,挑眉道,“我就取四千两黄金银票,剩下的都给你们,够吗?”

  要是来谈买卖的话,似乎还是萧寒月这个身份能更方便一点。

  至少......她这幅天生艳华的模样比寒萧那个平民老百姓镇得住场面!

  “够够够!”林掌柜脑袋跟小鸡啄米似地点头,有些目瞪口呆地道,“太够了姑娘,这......怎么好意思。”

  萧寒月挑眉,“这可不是白给你们,我替你们解了这燃眉之急,当然也是要有条件的。”

  林掌柜笑着上前道,“姑娘说。”

  “从今天开始,我要当无垠药坊的幕后坊主。”萧寒月跳下桌子,挑眉道,“怎么样?能答应吗?”

  “幕后坊主是......”林掌柜有些茫然地看了周围伙计一眼,“林某,不太懂姑娘的意思。”

  萧寒月想了想,解释道,“简单来说,我想在无垠药坊挂个名,然后每个月取一点小的利润点。”

  “就这样?”林掌柜疑惑。

  “就这样!”萧寒月颔首。

  吃穿用度够就行,她没必要贪心。

  无垠药坊是天幽京城最大药坊,平常每日盈利就有不下千两白银,匀一匀,每月她能拿到的银子也不少了。

  加上无垠药坊现在有一笔大生意,如今药坊周转不开来,本来都准备放弃了。

  但现在萧寒月一帮,这桩大生意一旦做成,必然能让无垠药坊更上一层楼,到时候日进斗金都没有问题。

  “这当然可以。”林掌柜笑道。

  对无垠药坊来说,珍贵的是药坊中几种天下难寻的草药,银子已经是次要的了。

  等渡过这次难关,他们无垠药坊最不缺的恐怕就是银子。

  萧寒月垂首,六千两黄金加上天幽皇帝赏赐的那些对于她来说无用的珍宝,换每月无垠药坊的分成,不亏。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道理她当然懂。

  “公主。”药坊外有个人影对萧寒月招了招手。

  琴音?萧寒月挑了挑眉,为了怕这丫头着急,她特意在离开雪雁苑的时候给琴音留了张纸条,没想到她是找到这里来了。

  “这些珍宝中有一套紫檀木桌椅,你让人送去燕王府,其他的都收下。”

  萧寒月搬着装着四千两黄金的箱子走出了无垠药坊,她易容成‘寒萧’,本来就是为了不要过于引人注目。

  那些珍宝实在是太过惹眼,在她手中就是烫手山芋,但紫檀木桌椅是宁涟单独送给她的,等搬进了雪雁苑也没有人会知道这套桌椅的来历。

  天下间的紫檀木桌椅可不止这一套。

  “燕王府?”林掌柜跟伙计对视了下,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是哪个燕王府?”

  萧寒月恰巧刚走到门外,将这句话听了进去,回头一笑,“难道天幽还有第二个燕王府吗?”

  “掌柜的,我说什么你照办就行,别的不该说的还是......”

  “明白明白!”林掌柜立刻笑道。

  萧寒月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转身眼见面前目瞪口呆的琴音,她叹了口气,上前去拍拍琴音的肩膀。

  “傻了?”

  “公主跟天幽的无垠药坊是什么关系?”琴音惊诧道。

  天幽无垠药坊,在西楚她就听说过不少,乃是天幽最大的药坊。

  专门辗转收集和种植各种药材,然后再出售,其中不乏珍贵稀有的,据说这么多年和天幽的太医院都有生意来往。

  “算是其中一员了。”萧寒月浅浅一笑,“你来找我做什么?”

  琴音正沉浸在萧寒月前一句话的震惊中,见自家公主发问,立刻开口,“雪雁苑里来了个很奇怪的男人,他说要见公主。”

  “奇怪的人?”萧寒月挑眉,然后眸底闪过一丝了然之色。

  是君子昀来取黄金了吧。

  “是啊,他说要是见不到公主就一直待在雪雁苑!”琴音说着,忿忿不平地躲了躲脚,“还赖在公主的闺房不走!”

  萧寒月闻言嘴角猛地抽了两下。

  上次让他进屋子坐了一会儿,这还蹬鼻子上脸坐过瘾了。

  “走,回雪雁苑。”萧寒月哼哧哼哧地抱着那装四千两黄金银票的盒子小跑。

  她这会儿经脉疏通了,体力已经恢复不少,可虽然这盒子不重,体积大的很,要一整只手臂搂着才能抱住。

  无垠药坊离燕王府有些距离,等到了雪雁苑的时候,萧寒月也是累得够呛。

  “君子昀,你给老娘出来!”

  萧寒月刚踏进院门,手一抖。

  装着四千两黄金银票的盒子‘啪嗒’掉落在地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琴音随后也进了院子,眨巴眨巴眼睛退到一旁。

  她想看看公主怎么惩治那乱蹿人家闺房的登徒子!

  “说好一手交草药一手交黄金的,我这都在屋子里等你多久了。”君子昀晃悠着身子走出来,双手交叉怀抱,倚靠在门檐上,嘴里还叼了根草??

  “呃,那个。”萧寒月摸摸鼻子,“有事耽误了。”

  啊?琴音瞪大了眼睛,这好像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公主不是应该生气吗!

  君子昀伸手入怀,摸出一个方块状匣子,然后很平静地迈开步履把匣子塞进萧寒月的手里,俯身蹲下去捡起装黄金的盒子。

  盒子在君子昀手中却跟没有重量大小似的,轻飘飘地就被他拿起收进怀中。

  好吧,她特意让宁涟帮忙,把黄金存在钱庄里都换成了银票,所以本来就没什么重量。

  尔后那人脚尖轻点,跃上屋顶,飞去,消失不见。

  一系列的动作几乎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期间半句话都没有!

  “喂,君子昀,你还欠我两件事没办,别忘记了!”萧寒月低喊道。

  远处似乎有瓦片掉落的声音响起。

  萧寒月笑了笑,看来是听见了。

  “公主,这是什么?”琴音好奇地凑到萧寒月身边去看那小匣子。

  “好东西,不过这东西你可不能碰。”萧寒月将匣子收好,轻轻一笑。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