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少主今天也想咸鱼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比擂
夜间

第一百一十四章 比擂


  “啪啪啪。”

  聂老头笑着鼓掌了。

  “化灵功,金刚咒,衍漫神咒,他居然叠加了一种武技两种法咒?!”一向冷静严肃的严长老都差点骂娘。

  这种高级手段已经超过了三阶的范围,哪里是这些学生应付得了的?!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变态!

  独孤离夭冷冷地看着那两人,台上台下的众人都是一凛,感觉到不好。

  翁子瑜张大了嘴巴,第一个喊道:“我认......”

  一条锁链飞上来,把他的嘴堵了个严严实实,武胥心知在劫难逃,干脆躺平了,调动全身为数不多的灵力努力护住经脉。

  试炼堂的长老们脸色大变。

  “结束了!比擂结束了!”

  “风祁,你给我下来!你要干什么?!”

  “快住手!”

  长老们惊怒交加,灵力飞溅,不断攻击着白色护罩,闪出一阵火花,然而护罩还是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独孤离夭一步步走上前,一脚踩住武胥的胸膛,小手勾拳,从玉环里摸出一双蚕丝手套,缓缓戴上,凶狠地往武胥脸上打去。

  “砰砰砰”

  拳拳到肉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她的手刮起了一道又一道劲风,而且专往最痛的地方打。

  武胥一开始还可以勉强抵抗,后来灵气溃散,浑身的疼痛加倍袭来,面前的人犹如凶煞的阎罗,眼角微红,眸中尽是漠然。

  “啊!!”

  他难以忍受地惨叫出声,脸上已经有了血迹。

  本来只是看戏的学生们都慌了,终于意识到,台上那人是来真的。

  长老们急得嘴里都快冒泡了,对着聂老头的方向大喊:“堂主!”

  要出人命了!您老能不能不要优哉游哉的!

  武胥被打得奄奄一息,浑身血迹斑斑,独孤离夭看了两眼,似乎还算满意,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在他的手腕处划了两刀。

  鲜血淙淙流出,段子谦等执法堂的人也急了,不停地让她停下,独孤离夭却好像没听见一样,语调缓慢,“别来招惹我,懂吗?”

  没等武胥回应,她踹了一脚,直接把人踹下了擂台。

  底下的学生乱成了一锅粥,手忙脚乱的接住武胥,嚷嚷着救人,台上的翁子瑜手脚并用,拼命地往后退。

  他妈的这就是个死疯子!

  众目睽睽之下他就敢把武胥伤成这样!

  翁子瑜敢保证,武胥的伤没有几个月绝对好不完全,而且灵力修为也掉了!

  这对一个修灵者来说,绝对是难以想象的打击。

  独孤离夭望向翁子瑜,嗤笑一声,拉动千意链。

  她不想再动手,武胥还有几分让她动手的血性,这个自以为是的二世祖只配吃她的链子。

  是不是她最近行事过于低调,让这些人以为谁都可以骑在她头上胡作非为?

  千意链像有灵性一样随着独孤离夭的心意抽在翁子瑜身上,翁子瑜本来就不修体术,比武胥还不耐打,没一会儿就惨叫出声,鲜血漫出来,狼狈不堪。

  独孤离夭挥动着链子,想起了秦慕身上的血。

  她捂了捂眼睛,心中突然杀气暴涨。

  他们伤了他,差点害死了他,却保持着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没有道歉,甚至眼睛里没有丝毫悔意。

  凭什么?

  如果那刀稍微划过一点,他的眼睛就要瞎了。

  千意链突然暴动,破空声传来,直朝着翁子瑜的脑门而去。

  她真的想杀了翁子瑜!

  学生们又懵又慌,聂老头终于坐不住了。

  “这个臭小子!非把事情闹得不可开交不可?!”

  他低骂一声,和身边的严长老同时出手。

  冷月也意识到主人的情绪不太对劲,心中一慌,被强悍的灵气破开了一道口子,白色护罩渐渐消失。

  翁子瑜惊恐地看着离自己的眼睛只有一寸的链尖,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要死在这里了!

  死亡的恐惧让他浑身虚软,生理盐水不停地往外冒。

  “夭夭,不要做坏事。”

  “忘尘,不要再妄动杀念。”

  独孤离夭摸了摸眼睛,飘渺的佛音在心中深处响起,杀念渐渐消失。

  她松开手,看着冲到擂台上的众人,还有不远处聂老头和严长老气怒的样子,知道自己闯祸了。

  兔子会生气的。

  唉。

  ......

  “你混账!你小子做事怎么这么没分寸?!你要是教训教训他们,我还能拦着你?!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你想杀人!在广槐书院的擂台上,杀一个学生!你是不是要上天啊你,书院的规章制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那翁子瑜身份不凡,等他清醒过来,绝对要找你麻烦,你以为翁家能让你逍遥下去?!”

  “领执法堂红牌一张,抄写院规三百遍,下静思崖思过一个月!”

  聂老头的骂声在室内响起,滔滔不绝,独孤离夭低着头,虚心认错,死不悔改。

  段子谦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求情,严长老倒是对这个处罚挺满意的,只点了点头,警告的看了一眼独孤离夭。

  这次事情也是翁子瑜二人有错在先,他们也很恼火,对独孤离夭也有一定的偏袒之心,这个处罚就可以了。

  但在段子谦等人看来,这个处罚还是过重。

  红牌警告,这是执法堂的最高警告了,尤其是下静思崖那种鬼地方,对风祁的前途和人身安全,都是很大的威胁。

  可是聂老头决意要给这个臭小子一点颜色看看,独孤离夭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们怎么样也说不出口。

  聂老头要教育学生,处罚也已经定下了,其他人没有理由再呆在这里,严长老便带着满脸挫败的段子谦出去了。

  一看见人出去,聂老头瞬间变脸,头疼地捂住脑门,“你怎么这么笨!你要真想干什么坏事,偷偷来不行吗?月黑风高的时候套个麻袋不行吗?非得闹到大庭广众之下,我有心护短都不行!”

  独孤离夭连忙给他倒了杯茶,恭恭敬敬的,“师父,不行啊,我忍不了,就是要他们在众人面前被打。”

  月黑风高是挺爽的,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被打,不仅对他们的声誉造成打击,而且容易形成心理阴影,这么好的事情,独孤离夭为什么不干。

  聂老头瞪眼,“你还挺有道理!”

  独孤离夭笑眯眯的,“不敢不敢。”

  聂老头嘴上说着独孤离夭的不是,手上已经接过那杯茶了。

  好歹也是自己的小徒弟第一次喊师父,第一次敬茶,他怎么样也要接了。

  心里还有点美滋滋。

  “不考虑了?”聂老头斜眼。

  独孤离夭乖巧道:“不考虑了,我想拜您为师。”

  “哼,”聂老头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又嘱咐道:“你下静思崖的时候,小心一点,那里的兽族和妖物不少,尤其是有一头大妖,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乖乖抄你的书。”

  独孤离夭点头,又厚着脸皮道:“师父,我能不能晚一点再下静思崖啊?我想去照顾照顾云和。”

  聂老头吹胡子瞪眼,对上她乖巧又水汪汪的眼睛,败下阵来,哼了一声。

  这是同意了。

  独孤离夭眉眼一弯,“谢谢师父。”

  聂老头不耐地挥挥手,让她赶紧滚,但独孤离夭却顿住了。

  “师父,我之前也有一位师父。”

  “嗯?”聂老头惊异的朝她看过来,紧张道:“教你阵法的?”

  独孤离夭一愣,“那倒不是,师父教我很多武技。”还有一些道理。

  聂老头松了口气,挥挥手,“这没什么,只要不是教同一种东西,一个人拥有多个师父也是常事,也许我和你之前的那位师父还能切磋切磋。”

  独孤离夭扯了扯嘴角。

  可是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题外话------

  第一章放早点,第二章怕是很晚,今天考试死啦死啦地~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