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温酒遇暖糖 > 242.他有些慌了
夜间

242.他有些慌了


  季琬弯腰捡起傅嘉恒的手机,直接拨通了他刚输入的号码,叫了警察过来。

  傅津沛是真的慌了,他寻求帮助的转头看向姜倩和欧庭方,可是就连他们现在也顿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傅津沛咬咬牙,“你们先走吧,我随后在去。”反正他们两个是已经被检票过的,走的话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傅嘉恒怎么会放走快到口的鸭子,他看向检票员,“这两个可是警察即将到逮捕押审的人,你们....”

  检票员也顿时一阵为难,倒是旁边的一众围观者,先是忿忿不平的叫嚣起来,“不能让他们走!”

  架不住这么多人说话,检票员生怕自己在放走了什么重要的人,转身将她们手中的证件抽拿在自己手上,随之联系机场的值班人员,专门来负责这个事情。

  姜倩是这时才感到一阵的心慌,她悄声侧头对着欧庭方说着:“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这次好像是跑不掉了,若警察在查出从前的事情,那抓他们岂不是更是瓮中捉鳖一样手到擒来,不能这样!

  毕竟父母都是为了孩子,欧庭方和姜倩自然也不例外,他低声在姜倩的耳边是说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一力承担,千万保全沛儿。”这可能是他们最后的一根稻草了。

  傅津沛此时内心也一阵惶恐,再从前的时候,就算是买凶杀人还是间接害人,他都没有如此害怕过。

  因为他知道,不管怎样都会有傅翔那个替罪羊在的,但是现在傅翔死了,所有的事情他都不得不承担和去面对。

  这样一场轩然大波,附近的警察自然是早早的就到了,直接将他们都带进了警察局,准备一一询问调解。

  傅嘉恒自然也是要去警察局的,季琬本来也要跟着去,可是傅嘉恒以让她继续等庄南为借口,不让她跟着一起,如今她只有她自己留在了机场。

  可是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她早已心猿意马,本来静不下来心,如今满心满意全然都是傅嘉恒到底能不能应付那三个狡猾的人。

  她一边祈祷着,一边盼望着庄南他们能早点到达,她也好接到后早早抽身,去警察局看看傅嘉恒现在的情况。

  季琬坐在机场的大厅一边,不停的看着手表。

  终于在庄南的下机时间了,她赶紧起身,跑到出机口等待着他们,果然没多久,便看见了庄南带着庄奶奶两人推着行李车从里面走出来。

  这么几天没见到庄南了,他倒是好似一回国就变的比在国外成熟沉稳了些,眉眼之中全然都是严肃,却是在看见朝着自己挥手的季琬,眼前一亮,随之展颜一笑,也朝着季琬挥了挥手。

  庄南也是个极为帅气的人,只不过他的帅气更偏向阳光温暖,一笑起来倒是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季琬!”庄南叫着她,拉着庄奶奶直奔她的方向而去。

  季琬也笑着朝着他们的位置跑来,一边帮着庄奶奶推着行李一边说着:“庄奶奶,您这段时间身体怎么样啊?”她上来就先问候庄奶奶。

  庄奶奶自然是开心的很,赶紧握着季琬的手,“我好的很,身体倍儿棒,对了,我们回国前还专门去看了你爸爸妈妈,他们也挺好的,还托付我给你带话呢,说让你好好工作,不要担心他们。”

  季琬这些天一忙碌起来,和王玲通话的时间也大大减少了,这倒是一听庄奶奶说,心中有些愧疚之感,她随之点点头,“好的。”

  庄南也看着季琬笑着,“怎么样?现在进入公司工作还适应么?”

  季琬转了转眼睛,微微颔首,“现在倒是在慢慢适应之中,只不过和之前咱们在公司中设计游戏的感觉可是截然不同的工作风格,和处理态度。”

  “那必须啊,你现在可是管理者,跟之前肯定是不同的,没事儿,有什么不懂的,以后可以随时问我。”庄南也赶紧笑着说着。

  庄奶奶也扬了扬眉,“对对对,你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庄南,他什么都会!”

  庄奶奶心中的庄南可是自己培养出来的佼佼者,也就是季琬这种知书达理的人,可以相配。

  季琬笑着点头,低眸间却是全然对傅嘉恒事情的挂心。

  庄南他们如今回国是要常驻的,自然是要回庄家主宅,只不过他们这一回去,倒是有人不乐意了。

  石佩珊早上的时候,就被庄伟同安排人将她的东西都带离庄家,另外给她安顿住的地方,庄伟同虽然是个感情上的渣男,但却是难得的孝子,他自然是不敢惹庄奶奶生气的,只不过这次的举动倒是让石沛珊大大的不满。

  可是为了如今公司庄安的局势,她也只能忍气吞声,装作自己很委屈的样子,博取庄伟同的怜悯愧疚之心,这一套一向对庄伟同极为的管用,果不其然,庄伟同当下就答应了石佩珊在公司给庄安再次提拔。

  如今庄南回来了,石佩珊也不得不给自己的儿子再次铺路。

  季琬帮着他们将行李都放在了自己的车上,随之等待他们坐好,便自己开车准备将他们送回庄家,倒是她开车的时候,庄南在一旁诧异,“你怎么回来了,好似变得全能了一样?”他本来只是打趣儿说着。

  季琬倒是边系着安全带边说着:“还不是傅嘉恒,他不会开车,我只好每天车接车送楼~”她一说起这个,心间倒是涌上来一阵儿甜蜜。

  “他不是有自己的司机嘛?”庄南一听见她说她每天都会接送傅嘉恒,心中便十分的堵气。

  “嗯,有啊,只不过他最近定居不稳,这段时间媒体跟踪的太厉害了,黄司机开的车已然被监视的无缝可钻,只好我们自己开车了。”她边起步边说着。

  庄南听着她说的话,果然,自己不在季琬的身边,她只要和傅嘉恒单独在一起,就会和从前不一样,她之前都是对傅嘉恒避之不及的,可是现在却主动提起。

  “嗯,这样也好,你们两个也可以互相配合。“他庄南言不由衷的说着。

  他这也是第一次为傅嘉恒的存在感到自己的危机感。

  庄奶奶也在后面说着:“你哥哥那么优秀,我听说他和纪氏家千金现在在一起的,感情怎么样啊?“老人家一向都是喜欢打听这些东西的。

  “嗯,他们已经不在一起的了。”季琬赶紧解释着,这也是解释给提醒自己的。

  “怎么回事啊?“庄奶奶八卦之心燃烧了起来。

  “说是三观不合。“季琬赶紧回应着。

  庄南却是心中更是一阵的挣扎,这么说来傅嘉恒已经恢复了单身状态?

  依稀记得上次在国外的时候他还好似跟纪芮是在一起的,怎么刚回国这么快就分手了,知道傅嘉恒和季琬之间好似有些恩怨的他,不免想多起来,自己的危机感更是由心底下迸发而出。

  在季琬这些天没有在自己身边的日子里,他已经显然的不适应了,庄南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在国外和季琬朝夕相处的一年多的时间,自己已经依赖她在自己的身边。

  他内心一直在暗示自己,这是妈妈派给自己的救赎,来弥补自己从小她不在自己身边的爱。

  想到这里,庄南看向季琬的眼神中带着溺爱又好似掠夺。

  跟随着庄南的指引,他们一路通畅的到达庄家门口,庄家毕竟也是豪门大家,装潢也是十分的气派,全然都是欧式古典装扮,显得恢宏大气。

  他们车辆一到,庄伟同就赶紧从房门口走过来,招呼着家中的管家等帮忙去拿他们的行李,他第一时间走到庄奶奶的身边,掺着她的手臂,“妈,您可回来了,这段时间您真的受苦了,本来我是想着去机场接你们的,要不是庄南说季琬已经去了,我也早都窜去了。“他说的极为的诚恳。

  实则他刚刚才算正式安顿好那个缠人的石沛珊。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庄奶奶就算知道他没存心去接自己,但还是笑着点头,“有季琬去就行了,你这不也就在家中等着我们的。“

  庄奶奶年轻的时候也是城府极深的人,不然也不能在她的扶持下庄爷爷从一个次子变成庄家家主。

  庄家祖辈都是世家出身的,从祖上都是不愁吃穿用度的人,传下来这种嫡亲和旁系关系分配的明确的很。

  季琬帮着庄南提着东西进去,这送到了,她心中还在挂念着傅嘉恒,本想赶紧找个借口开溜。

  这可刚准备开口,庄奶奶便拉着她的手,“季琬,第一次来庄家吧,我带你四处转转,我们的这个房子啊,可是有些年代的。“

  她架不住老人家的热情,只好点头,想着转个房子应当也是耽误不了太多时间的。

  现在季琬只要和庄伟同有眼神接触她就感到十分的尴尬,不免想起之前在国外医院门口他说的那些话。

  庄奶奶拉着她穿过院子,刚刚走进大厅门口,正要换鞋的时候,她却看见鞋柜里一双香槟色的高跟鞋,她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看向庄伟同,手指着那双鞋子厉声道:“这是谁的?“

  庄奶奶心中自然清楚的很,这肯定是石沛珊那个小浪蹄子的,可是她就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倒是想看看庄伟同会给自己什么答复,他一直都是会偏护那个女人的。

  庄伟同果然眼神有些闪躲,赶紧大步走过来,拎起那双鞋子丢给旁边站着的保姆,“丢掉,丢掉。“他表现的一脸嫌弃的样子。

  保姆赶紧委身,拿着拿鞋子丢进了垃圾桶,庄奶奶这才表情逐渐缓和,继续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着带着季琬换好拖鞋,走进客厅里。

  他们家中的客厅依旧是欧式的装扮,客厅中间一个水晶吊灯闪烁着,彰显这整个房间的贵气之感,纯皮质的沙发平整的一丝不苟。

  庄奶奶正笑着准备让季琬看墙上的全家福的时候,却只见墙上一片的空白,“庄伟同!“她大声的叫着。

  “妈,怎么了?“现在庄伟同一听见她老人家叫自己,心里就一阵的恐慌。

  “你说怎么了?这上面挂着的照片呢?“她厉声说着。

  庄伟同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那照片上原来是庄爷爷和庄奶奶还有庄南的亲生妈妈抱着年幼庄南一家的合照。

  可是石沛珊在的时候,老是说那照片晦气的很,便直接张罗着让人给取了下来,如今应该是在杂货室放着的。

  他暗示自己身边站着的管家,去给那照片拿回来,管家也是个极有眼力见的人,赶紧去寻找着照片。

  管家办事利落,没多久就带来了那个照片,照片显然是刚被擦过的,相框上都是复古的花纹,远看着那照片看起来极为的端庄有质感。

  却是拿近的时候,季琬看向那照片上抱着孩子的人也不免的心惊,难怪之前庄伟同看见自己的时候会那么的惊讶。

  那照片上的苗文长相果然和季琬极为的相似,神态气质各方面都如出一辙。

  如今这照片也再次比对着,庄南更是看着季琬移不开眼,庄奶奶从前都是喜欢苗文的,那孩子干净的很。

  如今自然更是喜欢季琬的。

  庄伟同只要一看见那张全家福,心中就有这着异样的感觉,在那个照片拍摄后的两周后,苗文就自杀了。

  他如今看看照片,又看看正侧着头和庄奶奶说话的季琬,只觉得是苗文在世,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他心里也是明白的,苗文的死和自己是有洗不清的关系的,也可以说是自己间接杀害了她。

  庄南瞥见自己父亲如今魂不守舍的样子,心中更是愤恨,却又无处宣泄。

  重新挂好了照片,庄奶奶带着季琬在屋子中转了一圈儿,笑着,“季琬啊,你今天就留在这里吧,晚上我让庄南张罗着请个厨师给咱们在家里做饭。“

  季琬有些为难的微微摇头,“奶奶,我那边公司还有事情要回去处理,今天恐怕是不行了,不过改天我一定会专门来找看望您的,到时候咱们再在一起好好的吃上一顿!“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